荆门工程机械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青岛美亚置业有限公司

传说成真神鸟归来无人机成功为南太平洋土著运送疫苗

发布时间:2021年10月18日    点击:[0]人次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埃罗曼戈岛是偏远的南太平洋群岛国瓦努阿图中1座位置偏远的小岛,在临近小岛边缘库克湾的小村庄中,1个月大的女婴诺瓦伊(joy nowai)刚刚接受了肝炎和肺结核疫苗注射。而这些疫苗都是无人机送来的。

疫苗不稀奇,无人机送疫苗也不是第1次出现,但对于瓦努阿图这个交通不便的偏远小国而言,这是他们的首次尝试,且这次实验性的举动意义重大。在此之后,瓦努阿图成为了全球第1个,也是唯一正式宣布将儿童疫苗递送交给无人机设备的国家。

诺瓦伊的母亲朱莉(julie nowai)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代表表达了喜悦:“看到无人机把‘棒棒药’带到库克湾,我很高兴。我现在不需要走几个小时,只要从家里步行15分钟,就能到纳文港给她打疫苗。”

瓦努阿图是由83个火山岛组成的群岛国家,孤悬于南太平洋,交通设施落后,以海运为主。虽然各主要岛屿上都有机场,但费用昂贵。在偏远小岛上,许多海边村庄只有乘1种单引擎的小型“香蕉船”,冒着被高达3米巨浪倾覆或打向悬崖的风险,才能到达。还有一些村庄在深山之中,原始的山路一经雨林就变成沼泽,使人寸步难行。

此外,许多疫苗需要冷藏保存,而在岛上,大多数村庄没有电。

诸多因素作用下,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数据,截至目前,在瓦努阿图3.5万名5岁以下儿童中,约有20%没有完成所有疫苗注射。

因此,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、澳大利亚政府以及全球抗击艾滋病、结核病和疟疾基金(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、tuberculosis and malaria)的支持下,距其最近的国家澳大利亚于周一开始了无人机项目。最初,该项目将在3个岛屿上试行,之后可能会扩大到更多岛屿。

自2016年起,加州zipline公司已经在卢旺达上空飞了8000多个架次的无人机,用来运输输血用的血液。为了适应落后地区,尽早实现商业化,他们想出了几个压缩成本的招数,比如用弹弓弹射起飞,到目的地后无需降落,用纸制降落伞空投物品即可,有效避免了风险最高的起降动作出现次数。

zipline计划,在几周之内,他们就会开始在卢旺达递送疫苗,到明年初,疫苗业务将扩大到加纳。疫苗联盟gavi ceo伯克利(seth f. berkley)博士表示,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为被狗咬伤的儿童紧急滴注狂犬病疫苗。

在官方机构中,去年,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非洲南部国家马拉维建立了一个“无人机测试走廊”,用于测试人道主义物资的运送情况,其中也包括了疫苗。在测试完成后,他们将首份正式儿童常规疫苗商业合同的目标放在了瓦努阿图。这份合同有几条比较苛刻,比如,基金会明确表示,飞行风险由竞标方独自承担,他们只会支付安全抵达的货物款项。

基金会代表耶特(sheldon yett)称瓦努阿图是无人机商业化疫苗递送“最理想的环境”。这个国家人口少且分布广,任何大型地面交通项目建设都得不偿失。相反,其空域资源充足,政府也热情,适合无人机项目发展。

最后,来自澳大利亚的创企swoop竞标成功,他们的“俯冲”无人机成功在岛屿上空飞行了30英里,并在降落时稳稳落在直径6英尺的目前圈内。由于疫苗需要冷藏,在运输途中要配备温度监控器和冰袋,因此,竞标无人机对载荷有要求。“俯冲”1次可以携带5磅物品,达到要求。上周一,在飞行25分钟后,这架无人机成功抵达库克湾村庄。当地村民已经手举香蕉叶,唱着歌跳着舞,迎接这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。

负责本次疫苗注射的55岁护士南比尔(miriam nampil)通过表示:“这架无人机将完全改变我的生活。”她住在另1个海滨小镇纳文港,疫苗就储存在诊所里的太阳能冰箱中。在此之前,她要携带沉重的疫苗,经过约2小时的跋涉,翻过1座山后,才能达到库克湾。乘船虽然快,但是往返70美元的价格超出了卫生部的预算,而且只有在风平浪静的日子才安全。

说回担当重任的“俯冲”无人机。无人机有很多种,大疆那种4轴飞行器模式适合拍拍照录录视频的消费需求,而在承担运输任务的商业市场上,无人机大多采用固定翼结构。“俯冲”无人机拥有8英尺的翼展,外形酷似一只信天翁。但它飞行时比信天翁吵得多,毕竟时速有60英里。

据澳大利亚前空军飞行员、swoop创始人佩克(eric peck)介绍,“俯冲”能在湿热的热带气候下保持500英尺的高度飞行,能应对降雨和时速30英里的阵风。由于它使用的是传说中的铱星通讯,所以并不依赖地面网络,无论飞到什么荒郊野外都能保持通讯。对于基础设施不怎么好的太平洋岛国来说,这点再合适不过了。

短期内,swoop将用“俯冲”帮助瓦努阿图训练自己的无人机飞行员,未来,他们将帮助卫生部建造自己的无人机。他们只需要用3d打印机将碳纤维机身机翼打印出来,然后邮购的引擎安装机翼上即可。为了让国内民众尽快接受新鲜事物,护士们还在逐村通知村民,航空官员也邀请当地村民观看了试飞。“我们要确保他们不会被空中传来的嗡嗡声吓到,”耶特说,“还要确保孩子们不会用弹弓把它打下来。”

佩克说,虽然“俯冲”皮实耐用,但在澳大利亚,已经出现过凶猛的楔尾鹰将大型无人机击落的事件,幸运的是,瓦努阿图没有这么大的猛禽。

另1个问题比较奇幻——瓦努阿图的一些小岛是全球少有的几个“船货崇拜”仍然盛行的地方。这是1种常常出现在与世隔绝的落后土著中的宗教形式,当货物崇拜者看见外来的先进科技物品,便会将之当作神祇般崇拜。同时,他们会把这些物品当作“神灵的馈赠”,将其据为己有。这种宗教形式在南太平洋地区主要是“约翰•弗鲁姆运动(john frum movement)”。

瓦努阿图土著的船货崇拜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,在二战达到顶峰。当时,盟军在瓦努阿图的塔纳岛上建立了1个临时军事基地,岛上原本与世隔绝的土著得以近距离观察美军,还有一些岛民的祖先被白人绑架到澳大利亚和斐济的种植园工作。

他们发现,这些新来的人从来不打渔,不采果子,但天空中总有一些钢铁“神鸟”,海上还有像山一样的钢铁“神兽”,吐出大量的食物、药品、工具和武器,这种现象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。在未知现象和白人压迫的双重作用下,土著文明中逐渐流传起1种信念——这些“神鸟”、“神兽”带来的货物实际上是他们祖先的礼物,但被外国人偷走了。

截至今天,在塔纳岛上仍有1个奇怪的节日。每到这天,不分男女老少都会用红色染料在身上涂写上usa,学着美军的样子扛着假枪正步行进,希望能将“神鸟”吸引回来。

此外,瓦努阿图流行船货崇拜的地区,还流传着“约翰•弗鲁姆”的传说。据说,弗鲁姆是个美国黑人,在当地人心中是“弥赛亚”一般的形象,这种宗教彻底改变了当地原有的地方权力结构,甚至在塔纳岛形成了政党。在上世纪70年代全球独立运动中,这个政党反对瓦努阿图建立全国政府,支持回归传统的美拉尼西亚风俗。

联合国代表表示,这一点必须谨慎处理。和飞在高空、时不时还会弄出吓人声响的军用无人机不同,商用无人机更加贴近土著人群的生活空间。他们要避免对土著的生活造成太大干扰,也要防止被土著干扰。“我们会非常小心地推广这项技术,观察当地人的反应,”耶特说,“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是当地领导人,而不是拥有高学历的美国人。我们的目标不是改变当地信仰体系,而是为了确保孩子们能接种疫苗。”

除了上述问题,商用无人机飞行高度低,也相当考验操作人员的技术,他们要保证在热带丛林繁茂的树木中翻飞的同时,不打翻机上的血液样本。

不过,总体而言,这些都是极端情况下的考虑,在大多数情况中,无人机的推广并无太大阻力。随着无人机技术的进步,它们在卫生领域逐渐登堂入室,不少国家和慈善组织已经在考量,如何将无人机纳入自己的系统中。据了解,我国江西省赣州市的无人机物流试点,去年就已经尝试过无人机运输疫苗工作,只不过并非正式商业项目。

干细胞储存

干细胞信息平台

干细胞信息平台